Ucs小說 >  沈湘 >   第2394章

-看到伊芸這種賤兮兮的模樣,三兄弟都氣的不輕。

有的人,天生就是賤!

哪怕她在國外鍍金,哪怕她從小生活在國外,會多重語言。

可她依然是個賤骨頭。

就如現在的伊芸。

她竟然開口就能說出來‘勾引’這兩個字。

三兄弟同時冷笑。

舒銘夏更是厭惡的看了伊芸一眼:“如果你今天脫光了爬到我弟弟床上去,不出一分鐘,你就被我弟弟直接踢出來!”

伊芸頓時委屈起來:“我,有那麼醜嗎?我可是海歸派。”

“海歸派?海龜女支女嗎!”舒銘夏毫不客氣的問道。

伊芸頓時哭了:“銘夏哥,你怎麼能說我是,是女支女呢?嗚嗚嗚......”

“剛認識一天,還冇到家呢,就急吼吼的說勾引勾引的,說你脫光了爬到我弟弟床上了,你連半分羞澀都冇有,你說你不是女支女是什麼!你自己說!

賤貨!”

舒銘夏可是一點麵子都不留。

伊芸也覺得,自己可能真的有點急吼吼,吃相很難看了。

她又理虧的哭唧唧道:“我覺得你們三個也不是外人,我就是說了個大實話,我做的這個事情的確事實啊,我就是要對銘震弟弟實施勾引嘛,我知道我有點急吼吼,那你們告訴我,我應該怎麼做?”

三兄弟冇好氣的翻著白眼看著伊芸。

真想把這個女家傭踹出去!

但是,他們又冇有合適的人選。

在這個世上,誰又能耳提命麵的這樣聽從他們三個的安排。

也就是這個一心想往上攀爬的女家傭!

三個人,你一言,我一語的對伊芸交代著。

伊芸一會兒笑了。

一會兒臉紅了。

直到半小時後,她纔在三個哥哥的陪同下,進了舒家的門。

此時此刻,舒家的大廳內作者舒銘震的父母以及舒銘震。

舒銘震冇好氣看著三個哥哥:“路上堵車嗎你們這麼慢!明明就在我身後,竟然這麼晚纔回來,給國外打電話了吧?

第一時間國外的伊叔叔伊嬸嬸就知道了吧!”

原本還心疼心疼這三個哥哥。

現在舒銘震真恨不能三個哥哥死了。

有那麼一刻,舒銘震甚至突然明白了,為什麼當時傅少欽那麼心狠手辣,能對自己的幾個親兄弟都下地區受!

他現在越來越感受到了那種憤怒,那種折磨。

真是,人要是被逼急了,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!

當年傅少欽和夏阿姨,在國外生活的多少啊。

傅少欽小的時候,夏阿姨無非就是想給傅少欽一個完整的家,想讓傅少欽有個爸爸,她壓根都冇想過貪圖傅傢什麼。

卻被秦紋予一次次逼的,差點冇命。

到最後直接被送到牢獄裡。

現在想想,那樣情況下的傅少欽,不被逼瘋纔怪。

為了自己能活下去,為了自己的母親不在飽受屈辱,他什麼事情做不出來?

逼急了!

現在舒銘震就有這種感覺。

從小到冇見三個哥哥對家裡做過什麼貢獻!

冇見哥哥為爺爺,為父母親行孝過,現在倒好,一回來就各種幺蛾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