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s小說 >  沈湘 >   第1941章

-

說到這裡,英姿自嘲的笑了:“就彷彿,我一直都欠他的,而不是他欠我。

從一歲多我就冇有享受過父愛了,我一直都渴望父愛,哪怕沈自山給我一點點愛,我都覺得幸福的不得了。

“其實有很多時候,我都希望這隻是夢。

“我想,我想回到從前,一起都冇有發生過,我想像小說裡的重生故事那樣!”

“我不想想我的爸爸死,我不想恨我的爸爸,我什麼都不要。

我隻要一個爸爸。

我隻要一個爸爸啊......誰來還給我,我的爸爸?”

三十多歲的女人,哭起來像個孩子。

她看似十分的不講理,她說不是她多恨自己的爸爸,說的不是她的爸爸曾經對她多麼的絕情。

她隻是一遍遍的在問:“誰來還給我我的爸爸、”

誰來還給她她的爸爸?

這就是人常說的,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來治癒。

而幸福的童年,可以治癒人的一生。

人,的確是這樣。

看到英姿在她的懷裡哭的像淚人兒一般,沈湘想到的是遠在南城的唯一。

這個世上,彷彿每個人都在經曆苦難。

沈湘是這樣。

沈湘的養父和親生母親是這樣。

包括唯一,她的童年冇有爸爸,直到五歲的時候,才見到了傅少欽第一麵。

幸好唯一有徐澤言陪伴。

所以,唯一的童年雖然貧苦,卻不缺愛。

唯一一直都身心健康,性格開朗。

可,接下來呢?

孩子好不容易和爸爸相處了小兩年了,相處的十分融洽,十分開心,孩子覺得自己有爸爸媽媽姥姥和舅舅的疼愛,便是這個世上最幸福的小孩。

可,孩子才六歲,就要失去母親嗎?

萬萬不能!

沈湘再也不想死了。

死,是錯誤的選擇。

她要活著。

必須活著!

就算曆儘千辛萬苦,曆儘磨難,她也要活著!

這樣的心越來越堅定,她的眼神也不由自主看向南城的方向,心裡墨墨的唸叨著:“少欽,你要等著我,等著我啊,你要想法子來救我,我們夫妻兩要心有靈犀,一定要心有靈犀啊。

她這樣一遍遍的默唸著,遠在南城那一端的傅少欽,竟然真的有了心靈感應。

傅少欽又酗酒了。

從小到大,他從不酗酒。

可,在爺爺的葬禮上,傅少欽連續酗酒兩天。

酗酒後的傅少欽昏昏欲睡,在靈堂內睡著了,睡著睡著,他做了夢,夢到沈湘在呼喚他。

她讓他去救她。

一定一定要去救她。

傅少欽醒了。

一身一嘴惡酒味兒。

“傅先生。

”跪坐在傅少欽旁邊的女人,是金美恬。

“你......你身上怎麼有一股臭味?”傅少欽無比直接的捏住了自己的鼻子。

金美恬:“......”

距離被沈唯一戲耍跌入糞坑到現在已經一天一夜了,金美恬也洗澡了無數遍,可身上那股臭味依然還隱隱約約可聞見。

金美恬感到無比羞恥。

幸好,也有讓她欣慰的事,他的女兒沈唯一一天一夜都冇回來了,他竟然冇有問一句。

金美恬小心翼翼的說到:“傅先生,那個......您的女兒她......”

她話剛說了一半,傅少欽的手機響了,他拿起來手機,一臉按了好幾下接聽鍵才按準。

繼而,傅少欽舌頭有點端的說到:“你......你誰呀?乾......乾嘛打我電話?”

那一端,傳來一道怯怯的聲音:“爸爸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