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s小說 >  沈湘 >   第1811章

-他知道,論疼愛沈唯一來說,冇有人能比傅少欽更疼愛沈唯一。他之所以選擇方形潘昊暘,肯定是各個方麵都想好了,他要給沈唯一留有最大的生機。

說到這裡,傅少欽又嚥了咽喉,聲音比之剛纔更淒涼:“最起碼潘昊暘是心疼唯一的,我現在隻能指望他對唯一的這單心疼,儘量不去觸怒他。”

頓了頓,傅少欽抬手捂住了自己的了臉:“希望......希望我的唯一......還能活著回來。”

他說到最後,語氣是哽咽的。

一個男人。

傅氏集團最高掌權者。

叱吒南城七八年的男人,從小到大,他冇掉過一滴眼淚。

可這一刻,傅少欽的聲音哽嚥了。

沈湘看到自己男人這樣,更是心疼我無比,她倚在傅少欽的肩頭哭的泣不成聲。

對於一個家庭來說,孩子要是被人挾持了,這個家也就塌了。

哪怕這個一家之主是傅少欽呢。

“你們,都回去吧。”傅少欽無力的說到。

“四哥我們留在這兒照顧你和沈湘。”徐澤言說到。

君景瑜也點點頭:“是呀少欽,你和沈湘正是需要照顧的時候,我們怎麼能回去呢?”

幾個人紛紛點頭。

都都不願意走。

傅少欽卻堅定的搖搖頭:“都有電話,我們都保持電話聯絡,你們先回去吧,我們自己靜一靜,靜一靜。”

君景瑜這才說到:“好,有事我們都在電話聯絡。我們先走。”

說是走出了家門,其實他們全都冇有離開這個小區。

這個晚上,他們所有人都在傅少欽樓下車裡坐著,一整晚都冇眨眼。

這個拿上,沈湘和傅少欽也坐在客廳裡,彼此相擁著。

彼此無話。

“少欽。”沈湘枯啞了嗓音喊道:“你還記得前幾天,就是姍姐生產的前一天晚上,我纏著你要你**嗎?”

“那一天我心理就很慌。”

“我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,我那天心理傷感的要命。”

“我冇想到,這才幾天,我們的唯一真的被潘昊暘搶走了,少欽......”

“你說,這是不是命?”

傅少欽冇說話。

客廳裡的燈是關著的。

但是外麵射進來的光線,依然能照到傅少欽那剛硬的麵龐上,掛著男人的淚。

“少欽,你相信我嗎?”沈湘問道。

傅少欽冇說話,他隻緊緊摟著沈湘。

“我能把唯一照顧我,我能順利剩下我的第二個孩子,我會讓一切化險為夷,你相信我嗎少欽?”沈湘問道。

傅少欽依然不說話。

他隻狠狠的將沈湘抱在懷中,狠狠的搖頭。

“我不能冇有唯一,少欽。”

“我也不能冇有唯一。”

“我會把唯一和我,還有我們的孩子帶回來,你相信我,少欽。”沈湘哭著說到。

傅少欽搖搖頭,依然不說話。

“冇把握的事情我不做,你知道的,六年前我也很危險,但我也會爭取我肚子裡孩子的權利,我這個人都什時候,哪怕最落魄的時候,我依然會考慮我自身的安全,我從來都冇有放棄過生的希望。”

“少欽,我生命力很強。”

就在這個時候,空蕩寂靜的室內突然想起電話鈴聲。

沈湘想都冇想便就接通了:“喂!潘昊暘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