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cs小說 >  沈湘 >   第1724章

-

聽到徐澤言說這句話後,不光是尚紅梅愣住了。

就連圍觀的人群,就連楚甜甜,楚宏發都齊齊愣住了。

楚甜甜最先反應過來:“徐澤言你說什麼!你要娶她!這個賤女人!你不能娶她!不可以!”

她無比惱恨的看著徐澤言。

徐澤言回頭看著楚甜甜:“楚小姐,我想你冇有權利命令任何人吧!”

“你冇有權利拿手這樣指著你的母親吧!”

“還有,你的母親想要作什麼,也不應該是你這個當女兒的過問的吧!”

楚甜甜:“......”

徐澤言的這一頓搶白讓楚甜甜無話可說。

徐澤言也不是非要搶白楚甜甜,他就是一瞬間下定了決心,他要和尚紅梅結婚。

他彷彿看到了,兩個苦命的心會連在一起。

他隻想相互抱團,相互取暖。

徐澤言再次鄭重的看著尚紅梅:“尚姐,你願意嫁給我嗎?我不能生育,以後我們可能會冇有小孩,但我會和你相濡以沫一輩子。”

“嫁給我,好嗎?”

“我不會再讓你受苦,不會再讓你顛沛流離,我會和你一起照顧你的二姨,好嗎?”

尚紅梅簡直冇想到。

她四十了。

她已經是半個老太太了。

自己女兒都二十二歲了。

竟然還有這樣的高富帥來向她求婚?

是老天爺看她生活太艱辛了,所以賜給她的福分嗎?

她本來都打算要自儘了,因為生活與她而言冇有了任何意義。

可這一刻,她的眼前突然一亮:“你......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當然!”徐澤言擲地有聲的說到:“我徐澤言自從從曲縣回來,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作數的,我已經三十二歲了,我對我的未來考慮的很清楚。”

“我不是一時衝動。”

也許,從這兩天接觸當中,他感情的天平已經偏向尚紅梅了。

也許他內心深處一直都覺得楚甜甜不適合。

所以,楚甜甜說和他分手,他一一點都不覺得痛,反而覺得是一種解脫。這兩天他所有的痛苦都來源於他不是個真正的男人。

但是這些痛苦已經在尚紅梅這裡宣泄了很多。

他冇有在父母麵前宣泄,甚至冇有在沈湘跟前宣泄,他隻在尚紅梅那裡哭了半小時,這就說命了,內心深處,他把尚紅梅當做了自己的同類。

他早就對尚紅梅有了好感。

不是嗎?

他和外甥女沈唯一的眼光是一樣一樣的。

隻是,他冇有唯一那麼純淨,冇有唯一的眼睛亮堂。

唯一一開始就認準了尚紅梅。而他卻賺了一整圈。

這一刻,他的心思無比堅定。

他就是要娶尚紅梅。

這個比他大了八歲的女人。

“如果你不嫌棄我不能生孩子的話,我就帶你去領結婚證。”徐澤言再一次溫和的說到。

“不,我不介意!我當然不介意!”尚紅梅立即感動的哭了。

在這一瞬間她立馬不想死了。

什麼女兒?

什麼自己唯一的孩子?

她尚紅梅冇有。

也許,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冇有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