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少爺。”向周杭從另一邊奔跑到白一默的身邊。“沈愛玥的弟弟沈崎雲和宋家大小姐宋雨芳就在這裡麵。”

上次雲玥集團出事,爆炸的的範圍很大。其中將白一默新入股的一家酒店殃及得很嚴重,為此白一默自然想要查清楚,那爆炸具體是怎麼引起的。

經過向周杭查實之後,牽扯到了沈愛玥親弟弟沈崎雲的身上。為此白一默就讓向周杭最近盯緊那個男人。

不料,居然發現沈崎雲暗中與宋雨芳聯手。這裡的香料老闆明明已經跟沈愛玥的助理董術談好了,雙方連合同都要準備了,現在他們卻臨時插、進來了一腳。

“我們就這麼進去,似乎不太合適吧?畢竟......這是宋家與沈愛玥的糾紛。”

“是他們之間的糾紛冇錯,但我投資的酒店被沈崎雲炸成了那樣,不應該來這裡找他算上一筆嗎?

你給沈愛玥打一個電話,把這裡的情況告訴她一聲。”

白一默找了一個藉口,就因為沈雲哲與南宮允兒與他的關係,他也不想對他們媽咪的事坐視不理。

那兩個小傢夥‘一默叔叔’長,‘一默叔叔’短的。現在沈愛玥又因為女兒的事抽不了身,他幫他們一把又怎麼了?

更重要的是,他彷彿與沈愛玥挺有緣分的。好幾次都偶遇了,而且還都是在特殊的情況下。

她之前救過他的命,還幫了他那麼多次。這一次在辦自己的事情的同時,順便也還一次她的人情吧。

“對。”向周杭笑了笑回答。“少爺一直都冇有跟沈小姐說,他弟弟暗中陷害她的事,不知道沈小姐是否知道呢?”

“先進去看看情況再說。”白一默將他與晴雪的事,暫時拋於腦後,安心的搞事業。

工廠門口的保安攔住了他們倆。

“你們找誰?”

“我!白家少爺,找你們廠長。”白一默說了一句,緊接著推開保安闖入。

“喂,你得登記啊......”

“我不是在這裡嘛。”向周杭在後麵斷路。

剛進入廠子裡,空氣中就瀰漫著濃烈的香精味道。

白一默詢問了一下廠子裡的工人,確定他們的廠長正在樓上的辦公室裡。他一路小跑上樓,在看到某道門上寫著‘廠長辦公室’時,直接推門而入。

辦公室裡的三人似乎聊得正歡。

“你誰呀?”廠長詢問著白一默。“保安呢?”

“吳廠長連我都不認識嗎?”白一默霸氣的走進去,從西裝口袋裡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,直接放在了辦公桌子上。

吳廠長拿起來檢視,原本憤怒的臉色,刹那間泛起了趨炎附勢的笑意。

“原來是白少呀。”吳廠長趕緊詢問:“不知白少今日前來我這小廠子,有何貴呀?”

“我不找吳廠長,我找他。”白一默轉身,屁股坐在辦公桌子的邊沿,雙手環抱在胸前。以一幅吊兒郎當的模樣盯著對麵沙發上坐著的沈崎雲。

“你看著我乾嘛?”沈崎雲心裡想著他與白一默素來冇有交集,他為何要特意來找他?

“你說呢?”白一默挑著眉,故意反問。

“我跟你又不熟,你找我能有什麼事?”沈崎雲不悅的說。

“我跟你有一點重要的私事要處理,你是要跟我在這裡聊呢?還是馬上跟我出去?”

白一默那盯著沈崎雲的目光,彷彿在說‘你要不害怕彆人知道你的秘密,那我現在就開口了。’-